=w=+

三萬:

#一些你们可能早就想明白但我是最近才想明白的问题#








大家好,我又来碎碎念了0v0








“我宁可因为忠于自我被讨厌,也不要因为背弃自我而受喜爱。” ——Nirvana主唱Kurt Cobain

我们都以为张伟活成了这句话的反义词,事实却恰恰相反。

从去年九月份张伟翻红开始,我看到这么几句话出现频率很高:

1.听摇滚乐的路人:别看大张伟现在这样,他第一二张专辑牛得不行。

2.后知后觉的路人:别看大张伟现在这样,其实他穷开心那会儿也挺不错的。

3.花蜜&大蜜:什么叫别看大张伟现在这样???他哪样我们都爱,电音伟怎么了?电音伟棒棒哒!

......是的。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那天看了花儿一个07年的采访,张伟和郭阳说,第二张专辑那会儿他们已经对以前玩的那些东西没兴趣了,特别提不起劲来。

付翀其实对他们期望挺大的,但他们也是真想转型,知道在新蜂不可能发这样一张专辑,所以就想解约,他们付赔偿金也行。

然后就解约了。

业内一直说他背叛了自己反叛的音乐,然后后来我们又很心酸地得知他"因国情自废摇滚功能",是迫不得已的转型,仍然是热爱摇滚的。

好。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。但看完那篇采访又怀疑自己...一个人要是一直在做自己不喜欢但普罗大众喜欢的的东西,他会很痛苦的。张伟也许可能这么痛苦了十几年,这也是一种可能性,但种种迹象告诉我们,不是这样的。

他不快乐,但不是在自己的音乐上。他的不快乐在于认清了中国音乐的现状,以及无力改变的无奈,他不快乐在于对自我的纠结和矛盾,他不快乐不是因为自己写不出好歌,而是在于演出时得不到观众的反馈。

他们之前的音乐是那种你不让我做什么我偏做什么的类型,越反叛越带劲。

那演出的时候,那些人也不是不让他们演啊,有的是觉得吵,有的是听不懂,都直愣愣坐在台下。

当业内给他们好评,当观众茫然接受,就感觉像情侣间的冷暴力,像一个小孩拿着一个玩具逗你开心,你面无表情,然后他就没意思地走开了。

对,就是没意思了。

我小时候刚有电脑那会儿,每天都特别想玩,我妈也没像别的家长那样,给我规定只能玩几个小时之类的,也就让我注意先把作业写了再玩,玩多久是我的事。

一开始真的是各种撒欢,一整天都在电脑前面,后来就慢慢没意思了,觉得玩电脑也就那样吧。同学们都在琢磨着怎么背着爸妈偷偷玩摩尔庄园的时候,我妈在带我打网游,而且不管什么游戏都比我玩的好。

......

在她面前非常有失败感...于是我决定再也不玩游戏了,嗯,好好学习。

所以我之前一直以为张伟转型是被逼无奈,有一部分吧。

他心里的堡垒先崩溃了。

罗密欧时期走的偶像情歌路线,到后来三张花走的曲艺风,都是他自己想写的啊。

他也可以用大数据拼一首歌出来。嘻唰唰证明了他有多成功,也证明了他有多失败。

但穷开心就是完完全全的大成功了。那是他写的最快的歌,是他最喜欢的歌。

发自心底的喜欢。

很多人包括营销号老说无论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,他头两张专辑真的做得很不错。好像把现在的他给否定了一样。

当摇滚成为高端,那两张专辑似乎已经被捧上天了。

但粉丝会说,现在的他是优秀的,一如既往。我们会记住他那几张专辑有多好,就像他永远在心底留了一块地方给摇滚乐一样,虽然重要,但要往下走,还得着眼现在吧。

说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反正就是突然明白他转变的本质,根本原因虽然来自外物,但转变的过程是由内而外的。

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懂得洗脑的精髓。代表性的三个巅峰时期有三个词儿:"嘻唰唰"、"倍儿爽"、"人间精品"。

他聪明所以我确知他肯定意识到了今年摇滚乐的普及,逐渐有启蒙的意味。

我之前一直奇怪他为什么了解这一点之后还不快写点摇滚出来,他自己当然喜欢,歌迷也开心啊,然后路转黑的粉丝说不定会回来,年轻一辈爱听这种类型的也会成为新粉。

但他愿意让自己"低俗"下去。终于明白他如今不愿再取悦任何人,不如说他一直是这样,喜欢曲艺就做曲艺,喜欢EDM就做EDM,喜欢编曲就做编曲,而且都做得不赖。

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,是这个道理。一个欧美粉但凡有点了解他,不成为粉丝至少也会对他有几分欣赏,因为他的那些编曲,他听的那些歌,因为他的融会贯通,他的小机灵,不说超越谁,但完全能挤进世界流行音乐的潮流最前沿,更别提他还有那么多那么多往外冒的巧思和灵感了。

一个小孩如果拿着一个玩具逗你开心,你却不理他,他会没意思地走开。但下一秒他又会拿起玩具自娱自乐了,因为他喜欢的东西根本是玩具,而不是逗你开心这件事。

如果说五月天的音乐是温柔的武器,苏打绿的音乐是解渴的饮料,那么花儿的音乐,大张伟的音乐,就是他的玩具——我一直觉得他从来不使劲。谁叫他聪明呢。

"谁不知道大张伟聪明啊。"

他聪明,所以他意识到了近年摇滚乐潮流在中国的逐渐渗透,但他还是选择不做摇滚。他开始渐渐愿意陪观众聊情怀,开始唱起以前的歌,唱起静止。

是再编曲版的。

王自健让唱四季歌,他岔过去说他们不会啊,静止可能还行。

然后唱了静止。

当这首歌被推上主流音乐舞台的时候,就是时候放弃了。他可能也不愿意把别的歌推出来让营销号捆绑炒作吧。

那些音乐的确是他心里的一方净土。

涅槃主唱"宁可因为忠于自我被讨厌,也不要因为背弃自我而受喜爱",想来大张伟是不是就是"因为背弃自我而受喜爱"了呢?

原来不是啊。他一直在忠于自我,忠于自我而被讨厌,忠于自我而受喜爱。

大张伟拟墓志铭:来都来了 磕一个呗

我去我去我就去:

近半年,大张伟凭借几年前的节目片段,频繁霸占热搜榜,成为各大综艺节目的“宠儿”,无疑成为了2016年上半年最成功的“翻红”艺人。然而他坦诚地告诉我们,“上节目是为了赚钱”,歌手不靠音乐赚钱是件可悲的事。




part-1 宁可在舞台上累死也不愿躺家里等死 墓志铭想好了


大张伟以前失眠很厉害,每天只能睡着三个小时。为了缓解失眠,他基本上天天都要吃褪黑素。近来工作量增大,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的失眠。


“现在因为岁数大了,身体也没那么好了,所以说容易累,累的时候就容易睡着。”“我每天都需要工作,只要休息超过三天,我就浑身就麻,觉得自个儿要完蛋。”


早年间,大张伟经历过一次解约,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家里待着没有工作。或许是这次解约留下了“病根”,大张伟没有工作就会焦虑。


郭德纲曾在访谈节目里问过大张伟,“你希望自己已什么方式死去”,大张伟一本正经地回应:“瞬间死去,死法比如是马路上走着走着被辆车撞……”虽然这样的回答有开玩笑的成分,但这个回答是他严肃考虑过的。


“唱着蹦着突然就在舞台上面厥过去也挺好的,这样总比躺死在家里面强,感觉这辈子如果不是过劳死就等于没活。”大张伟说。大张伟严肃回答问题不会超过3分钟,看似将生死“置之度外”,在我们问大张伟都否已经想好墓志铭时,他又切换回玩笑模式。


“墓志铭的意思是死了以后墓碑上面刻什么字是吧?我想想啊……”我们原本以为这个问题他心中早有答案,但是他说这是他从未考虑过的,“活着就是为了死去”,大张伟丢出第一个回答,但他瞬间把自己的回来否定了,“这个不行不行,不够经典,不足以代表我,我需要好好的再想想”。


“来都来了,就磕一头呗”。,这是他最后确认的回答。虽然依旧是无厘头风格,但是大张伟用略带“仪式感”的语气腔调对我们说。他轻描淡写地幽默补了一句:人家那都是鲜花,我这边摆一堆绿茶。


part-2 别说我是成功人士 上节目为了混口饭吃


在娱乐圈这个“红的很快,过气更快”的地方,大张伟早已经历了“爆红”、“过气”、“小翻红”、“小过气”,又“大翻红”的混圈阶段。如果按照娱乐圈对于“成功人士”的定义:当红就是成功人士,过气就是loser。现在的大张伟就是一名娱乐圈的“成功人士”,且当之无愧。十多档电视综艺节目的录制,几十档网络综艺节目的邀约,广告代言,商业演出。


但是大张伟却鄙视成功。他曾经说,“我如果有孩子,绝对不想让他成为成功人士。我只想让他做自己最愿意做的事情就行了,如果他想去旅游,就去;他想成为gay想要去做变性手术,也去;只要不触犯法律,我觉得做什么都行。但是,有天他跟我说他要成功,我肯定开始着急,一个人想要开始渴求成功,这个人注定就不会开心幸福,你看看那些成功人士没有一个开心幸福的。”


他甚至曾经反问,“成功人士有穿成我这样的吗?”


33 岁的大张伟喜欢浓艳的宽松罩衫搭配一条与罩衫撞色的低腰吊裆裤,上面的图案夸张,顶着花花绿绿的发型,像他14岁刚组“花儿乐队”时一样。最近,跟大张伟频繁在多档综艺节目里面搭档合作的“老干部”汪涵,私下看见大张伟都会摆手让他躲自己远点,“我看着你就头晕”,汪涵开玩笑的禁止大张伟近身,“正常生理反应不应该是见我就很开心吗”,大张伟跟汪涵打嘴炮的又逗贫回去。


大张伟在娱乐圈有着独特的辨识度,虽然时常遭遇非议,但是他从未想过改变什么。


汪涵这样评价大张伟:“看看这个社会上、市场上真正能够被人记住的、留得下名字的,都是有独一无二的风格的,这是其他艺人做不到的或者学也学不像的,这个就是老天赏的这口饭。”


每每问其现状,大张伟也是挂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“我又干不了什么伟大事情,就是凑合混口饭吃。”


有人评价说大张伟在节目里面的笑料随便截去一段,就足以养活段子手们的营销账号。多年前大张伟有个习惯,碰见好玩的东西马上用小本儿记下。与舞台上的“疯癫”不同,私底下的他不那么爱说话,常常闷头就是琢磨着怎么能逗乐观众,“我的勤奋不喜欢让别人看见,我喜欢让别人看上去我是懒散的德行”,大张伟对我们这样说。


在娱乐圈里面,大张伟少有佩服的人,郭德纲便是其中一位。“因为郭老师是一位服务心态的艺人”,大张伟也把自己定位为“服务型艺人”。他把舞台上的“闹腾”定义为职业病,“灯光一照,我就一定会高兴的,然后玩了命的折腾,不然我就觉得我对不起人家”。博君一笑,就是我的能耐。”


part—3歌手不能靠音乐挣钱特别可悲,特别可笑


大张伟几年前曾经给自己列过一张“遗愿清单”。


“我看过一部电影,里面男主人公写了30条遗愿,希望能够在临死之前完成”,于是,看完电影的大张伟也给自己列了一份,比如到欧洲国家旅游,比如尝试次极限运动,当然也有无关于吃喝玩乐的,比如天天都有上不完通告、主持的所有节目受到欢迎、出张专辑开场个唱。


他希望在35岁前能够全部完成,现在的他33岁,那张遗愿清单已经划掉过半,清单上面仅剩下的“遗愿”都是跟他的音乐相关。


“我从来没有刻意的往综艺娱乐上面发展”,大张伟这样对我们说,“因为音乐方面能干的越来越少了,这方面能干的越来越多,所以我就是能干什么就干什么”。音乐市场的萧条让歌手陆续跨界,大张伟算是跨界浪潮里面最成功的一位。


不过大张伟对于音乐的热爱始终不曾消退,他活跃在网络和电视的综艺节目里面,是为了保持适量的曝光度,大张伟明白这对于他来说是最有效的途径,“有一天我出专辑开演唱会了,起码大家不会问这个人是谁”。


大张伟最近“翻红”,凭借着“无敌嘴炮”和“惊人脑洞”,他火的一塌糊涂。刚刚开始大张伟自己也很难相信,他的脸一出现,网络综艺节目就有几千万次的浏览量。不过,他还是觉得现在的火爆程度不及《嘻唰唰》那阵子,因为“歌红才是红啊,你是歌手啊!”


似乎真的如此,综艺节目虽然让大张伟有了一个艺人的存在感,但是失去了作为歌手的归属感。在他看来,一个歌手不能单纯的靠音乐挣钱这件事可悲又可笑。


“但是,现在所有的唱歌的,写歌的、做歌的人,基本上都去干别的了,要不当选秀节目评委去,要不录歌唱节目,要不……反正基本都在不务正业。你说你很努力的做出新歌,但是没有人听,也没有人在乎,大家都是为了图乐,现在还拿音乐当做饭碗的人,你去看看,是不是都快饿的干瘪了”。


大张伟说,“大家喜欢听我逗贫,我也愿意去做,但是我希望我明年的时候主要工作渐渐变成唱歌,最起码能让我达到50%以上是用音乐去工作的”。


“准备什么时候开场演唱会”,我们问。


“我天天都想开场演唱会,关键问题是谁给我投钱啊!”大张伟说。


大张伟频繁出现在各大节目,他也很直接地告诉我们:上节目就是为了赚钱。追随他的粉丝们似乎更为理解,纷纷喊话:“答应我大老师,挣够钱了再做一张你想做的专辑,也许那张专辑不属于摇滚乐,不属于朋克乐,不属于任何音乐类别,但一定是最代表你自己的音乐作品,就像你15岁的时候一样”。喜欢大张伟至少十年的粉丝这样说,关于音乐,大张伟与粉丝之间保存着恰到好处的默契。


part—4“算”出来的神曲《嘻唰唰》就是奔着钱去的


认识大张伟比较早的朋友对他的第一印象是“挺有音乐天赋的机灵小伙子”。当时十四岁的大张伟开始朦胧接触摇滚乐、朋克乐,放学回家就窝在自己的房间听歌,GREEN DAY,BLINK182,耶稣与玛利亚锁链乐队……当时有名气的乐队歌曲他都听过。


随后,他便受到启发,组了中国第一支未成年乐队。这支平均年龄只有16岁的乐队,当时被外界寄予厚望,他们被评价为中国最有前途的摇滚乐队。当时还未过十五岁生日的大张伟是这支乐队的主唱,词曲担当,他也稀里糊涂地成为了继崔健、窦唯之后的“摇滚领军人物”。


然而,晚一点认识他的朋友则觉得他“搞怪本领一流,好玩”,那个时候的大张伟更多是在电视网络综艺节目上面展现自己了。


这样的分水岭大概出现在2002年,“花龄”4年的“花儿乐队”解约唱片公司。虽然在签约唱片公司的四年里面,“花儿乐队”出过两张专辑,《幸福的旁边》和《草莓声明》,而且两张专辑买的不错,让大张伟赚了几十万块钱,但是,他赚的这些钱几乎都赔违约金了。


那年大张伟满18岁,刚刚成年的年纪却经历了许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挫折。解约之后的两年时间,大张伟和乐队的其余三个哥们儿没有任何的演出活动。曾经他以为自己的职业就是做音乐了,也以为可以靠着音乐赚钱养家了,不过以为终归还是以为。解约时候,前任老板的一句话“想玩音乐就不要考虑赚钱”,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,把钻进牛角尖里面的大张伟打醒了。18岁的大张伟职业高中毕业,他没有经历正常人应该经历的人际与社会……只能本能的摸索着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出路。


那段时间,大张伟痛苦、恐慌,他躲在房间里面偷偷怀念坐着火车去全国各地演出的日子,即使经常买的是站票,干站一夜,但是第二天登台,依旧神采奕奕。但是他又不得不逼着自己想前面看,因为他不想再过那种让父母为他起早贪黑赚钱,养活他还要养活他的音乐梦的日子,大张伟迫切的想要赚钱。


2004年,港台偶像开始在内地流行,很多公司在效仿着推出偶像,“花儿乐队”顺水推舟的就成为“试验品”。然而,大张伟并没有像小白老鼠一样,乖乖的等着试验结果,而是借机寻找另外的走红公式。


“没有组乐队出专辑之前,我觉得音乐只是我的爱好,后来命好成为了我的职业,既然是职业,爱好就变成了商品,商品必需投市场所好。”


大张伟说自己是先研究市场喜欢什么,而后在去生产作品,“真正好的将军不是会打仗,而是会选择战场”。所以很长一段时间,大张伟观众各种网络排行榜,因为这些代表大众,代表专业媒体的导向,代表唱片公司之间力量的竞争。从里面,大张伟知道哪些是在市场可以能红的,哪些是被市场抛弃的。“最后终于找到了,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开心的歌曲,现在你也可以称它神曲,市场喜欢,又没有什么人跟我争,这是大部分人不愿意做的东西,他们觉得肤浅,但是我并不在乎肤浅”。


《嘻唰唰》这首歌就是大张伟“算”出来的,最开始大张伟拿着demo带给花儿乐队其他成员听,三个人同意反应,接受不了。但是大张伟坚持:这歌虽然摇滚声音没了,但是有钱的声音。


果然如愿,《嘻唰唰》红了,一炮而红。


“花儿乐队”开始借着这首神曲的火爆接商演,录节目。“价格差不多我们就去,不走价走量,也不会挑太多这品质那品质的地方,桑拿澡堂不允许我们演出之外,其他地方我们不挑”。


大张伟说,那时候最骄傲的就是拿着赚来的钱回家交给张爸张妈,然后告诉他们好好休息,可以不用为了养活自己,为了给他买最好的音响,白天工作8小时,晚上回家揉面,10点再去夜市摊煎饼,忙到夜里三四点回来,睡两三个小时,然后早上七点起床接着上班。


part-5 音乐圈的周星驰耍贱逗贫是我的工作需要


大张伟身上有股地道的北京胡同串子的味道,不熟悉的陌生人眼里,大张伟就是个神经质的“人来疯”,见谁都能侃、都能贫、都能喷,语速极快且口无遮拦。坐在网易娱乐记者面前接受,大张伟也是这样,他把这一切归结为“工作需要”。


然而,大张伟本性的释放是在采访结束,我们按下录音笔的停止键那刻。大张伟找身边工作人员要了支烟,又跟化妆师”老乡“借了个火儿,坐在化妆间角落,“北京侃爷,灯光之外的你看上去不怎么开心”,大张伟听到之后,半饷没有做声,然后吐了个烟圈,使劲挤了下眼睛,“呵呵”干笑两声。


有人曾经这样形容,大张伟像是音乐圈里面的周星驰。同样是草根出身,同样的天赋异禀,周星驰用自己的电影诠释着幽默也是一种寂寞,大张伟则用人前嘻嘻哈哈掩饰着自己的孤独。


手里的那根烟还没抽完,他便被喊走,“准备录影了,主持人就位”,大张伟是这档综艺节目的主持人,他撩起嗓子应了声,起身开工。


part—6贴着纹身拜过大哥北京人都抽过我是传说


刚刚出道时候,“被揍”的桥段出现在大张伟的各种新闻报道里面。有人说看见过大张伟被堵在胡同里面挨人暴揍,“揍到后来大张伟只好搬家”,还有人说看见过大张伟被人拿着刀追着砍,“大张伟丫跑的飞快”……


这些大张伟也都听说过,在早年的许多采访里面他也会用此自嘲调侃:在北京你随便跟十个男孩聊天,这里面肯定一半都说抽过大张伟。’说‘那个大张伟怎’就那么点背,全北京城的人都抽过他,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残疾没死,真是老牛不下崽——牛逼坏了。”


“北京人都抽过我真的只是‘传说’”,大张伟对我们说。不过,大张伟确实“差点”挨揍,有过几次“拳脚相向”的经历。十几岁的时候,大张伟耐不住寂寞,晚上晃悠出去,去家附近的地摊买盘,“我给了人家一张一百的,那卖盘的看了看钱,跟我说没有足够的钱找我了,让我跟着他上门拿钱”,大张伟那时候也没有顾虑那么多就跟着去了,结果进门出来个拿着刀的,吓坏了大张伟,“还好天生比较聪慧,我拔腿就跑,还好他没追上”。


因为这件事情,大张伟开始想当个“街头痞子”:被欺负了我就欺负回去。


有次大张伟挨了胡同里面小孩的打,回家抄起板砖就跑到人家的家门口,非要打回去。张爸爸怕出事就跟着儿子大张伟,小孩的父亲从家里走出来问怎么回事,张爸爸解释:“他挨了打,非要拿着板砖给你们孩子一下”。结果,小孩的父亲真的把小孩喊了出来让大张伟用拳头敲了下,事成之后,大张伟就心满意足的回家吃饭了。事后,张爸爸特意登门为大张伟的行为向小孩道歉,“软绵绵的,一点不疼”。


大张伟虽然想当个痞子,最好是漂亮姑娘都喜欢的那种痞子。可是因为运动系统跟不上这个“伟大志向”,别人打他,他也跑不了,打一顿还挺疼,他打别人,也追不上,而且即使追上了,举起拳头打人也不疼。“当时觉得,当不了一个痞子就特别着急”,大张伟说,“既然不能单打独斗,我就去拜个大哥呗”。后来,受到电影里面陈小春古惑仔形象的影响,大张伟又觉得有了大哥,再有个代表组织的刺青纹身才行,但是他又怕疼,最后买了贴纸,给自己贴了一个“大花臂”。


大张伟从小到到都是属于那种嘴上叛逆,行动乖巧的人。曾经花儿乐队的成员王文博跟他从小同学,王文博总是喜欢用一个梗嘲笑大张伟:“有次我们表演结束,有个浓妆艳抹的女孩隐晦邀请他过夜,他是这样拒绝的‘不行不行,我明天学校还有考试呢’”。是的,大张伟心里叛逆,但是从来不敢做出格的事。


“曾经尝试要做那种人,谁看自己不顺眼就骂他,但是试过之后,觉得不合适,回去又跟人家道歉”,大张伟说,“我真是从小怂到大。不过这都怪我妈,要是在半个月给我刨出来,我就不是这个个性了。非得顺产,顺个处女座”。


结语


娱乐圈里面的“翻红”其实都是顺应时势趋势,大张伟一直都是那个镜头前面,没有任何禁忌的插科打诨的“贱伟”,只要看到他,永远都是青春活力,舌灿莲花。


采访最后,问他,你这样的人应该在娱乐圈里面朋友不少吧?(我们这里的朋友只是泛指能聊天聊的比较开的人)但是恰恰与我们的猜想完全相反,大张伟说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朋友,“有了朋友不是就得约饭什么的吗?我不愿意跟人家去外面吃饭,浪费时间”。


大张伟曾经对媒体说自己的生活缺少温暖,总是感觉孤独:每次出了事儿,我都希望有人(女人)安慰我,她却非要问我为什么不高兴,可是我不想再解释了,因为我已经跟大众解释过了。此时此刻,我只需要她“锻炼锻炼”身体。不过这都是我自作自受吧,我以前碰到许多爱的机会,但是一次次的都错过了。


今年5月中旬,鲜少更新状态的大张伟po出这样一段话:“我内心最大的痛苦总来自于莫名的孤独。这世上无论亿万富翁还是穷光蛋,或者谁,唯一共同需要的就是两个字:温暖。我的音乐始终热闹,那是我方式能给大家的温暖。我自己需要的温暖,就是当拼血汗后,自觉可以放轻一切的陪伴。”


言语之间大张伟似乎已经默认了与经纪人修成正果的感情,这份属于自己的小幸福。大张伟说,年少成名让自己感觉特别疲惫,“这些年,我明白出门看天气,进门开脸色,学会了高调的混圈,可以让自己保持长久曝光,低端的生活,又可以保护自己的所爱之人”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-06-16 17:07:30 来源: 网易娱乐专稿